原标题:数说2018快递网点老板:压力背后哭过笑过

数说2018快递网点老板:压力背后哭过笑过-快递新闻网

14年前,叶长林,安徽滁州一位农村80后来到北京,成为北四环与西四环交界处一家快递网点的分拣员,一个月工资800元。14年后,叶长林成为这家快递加盟网点的老板,独揽中关村地区近50%市场占有率,拥有400余名员工,网点日均进出港快递近3万单。

刚刚过去的2018年,叶长林经历了行业巨震,快件量不断攀高、政策调整、用工成本飙升、住房紧张等等难题无不挑战这个“快递老炮儿”的管理智慧。

2018这一年,这个已近不惑之年的汉子笑过,也哭过。

消灭爆仓背后:成本飙升

14年间,国内快递包裹量增长了约50倍。叶长林旗下这家快递网点的租金从当时的几万元涨到了400万一年。

数说2018快递网点老板:压力背后哭过笑过-快递新闻网

“蒙圈”、“崩溃”、腿麻、腰疼,肚子饿又吃不下饭,这几乎是叶长林每年“双十一”期间的常态,伴随着电商狂欢,快递网点在每年的年末都要经历一场与“爆仓”的“生死搏斗”。

“过去几乎每年双十一都会爆仓,”叶长林说,如果不能及时消化处理掉,那么新旧包裹叠加,一旦发生爆仓损失将会巨大。

不过在2018年,快递企业的效率不断提高,爆仓这一现象几乎已经消失。

爆仓现象的消失不等于压力的消失,“2018年快递增长给我们压力是非常大的,”叶长林说。

为了避免爆仓的发生,网点对于人力物力的投入巨大。他介绍,从2017到2018年,伴随着众多小企业迁出北京,网点的收件量呈负增长,同比萎缩20%至30%。与此同时,派件量同比增15%至20%。这意味着,网点的收入下降的同时,还要更新设备增加人手。

他的网点在2018年购入三辆货车;因为环保要求,更换了三辆老旧货车;新增了50多辆三轮车;人员从300余人上升至420余人。

数说2018快递网点老板:压力背后哭过笑过-快递新闻网

哭过笑过的2018

“苦涩艰辛中带着一丝丝的甜。”叶长林用这句话总结他的2018。

在2018年,监管方对于快递网点的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是电动三轮车的充电必须更加安全,为了代替原本设在厂房中的充电设备,叶长林开始将三轮车电池集中充电。

同时,由于人员住宿过于密集,叶长林需要将员工宿舍中的上下铺清除。而在短时间内解决上百人的住宿问题则难倒了他。

数说2018快递网点老板:压力背后哭过笑过-快递新闻网

“那天,我们一边联系四家宾馆安排员工住宿,一边拆床,一边要保证不影响正常派送,那一天给我的压力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也正是那天晚上,累到抬不起手臂的叶长林,看着一片狼藉的院子,忍不住哭了出来。

一周后,员工重新回到宿舍,每间宿舍摆放三张床,原先6人间改成了3人间,多出的人数,需要另为他们租六套房,每套房租每月7000多元。

“在五环外租房子是便宜,但员工每天上下班就要在路上耽误几个小时,6点开始分拣,他们可能4点就要起床,赶到网点操作,长期以往,员工很难坚持下来。”叶长林深有感触,“想要人员、网点稳定,有些钱是省不了的。”

除了“苦”,“双十一”的平稳运行则让他感到“甜”,去年双十一期间的忙碌期只持续了10天,比去年缩短了一半时间。

“双十一”期间,叶长林等管理层和办公室人员,都轮班分拣操作。有些承包区负责人、业务员都拉上爹妈、亲戚一起帮忙,网点增加了五派、六派,叶长林说,“有客户下午3点下的单,我们晚上11点就把货给客户送到家,客户看到都很惊讶。”

招工问题棘手:寄望新技术

去年“双十一”,叶长林的网点最高一天进港件近7万票,平均每名业务员一天派送330余票。与此同时,北京的快递派件量还会持续增长,而面临“外卖”等即时配送行业的发展,快递企业将持续面临招工难问题。

数说2018快递网点老板:压力背后哭过笑过-快递新闻网

一面是网点运营成本的上涨,另一面则是总部对于服务质量的要求。叶长林说,总部在2018年对“服务提质”的要求特别高,各方面要求均有所提高。每日的派送频次也有所增加,从两次增加到三次。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在今年双十一期间,快件包裹揽收、签收时效均略快于去年。在精准预测和效率提升的基础上,1亿件包裹从商家发货到消费者签收的处理时间从2013年的9天减至2.6天,压缩71%。

作为中关村最繁忙、最大的网点,叶长林能够最真切的感受到快递行业的细微变化。他认为,快递网点的操作场地和招工问题将是在未来一年最棘手的问题。不过他也同时指出,智能快递柜等新技术的落地应用给末端网点的配送难题带来很大帮助。

同题问答:

数说2018快递网点老板:压力背后哭过笑过-快递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