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乡镇快递二次收费,治标更要治本-快递新闻网

  近日,以“聚智末端、洞见未来”为主题的2019中国快递“最后一公里”峰会在北京召开,会上指出“快递下乡”工程正在稳步推进,农村快递网点覆盖率已经达到了95.22%。但就在同期,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联合四川省市场监管局、四川省邮政管理局就消费者遭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的情况,约谈申通、中通、圆通、韵达4家快递公司,要求停止取件二次收费。

  今年4月以来,国家邮政局在全国范围统一安排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但在部分地区特别是中西部农村地区,快递末端网点违规收费情况依然存在。8月起,国家邮政局集中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清理整顿,提出将以“零容忍”的态度督促整改。“一刀切”地禁止二次收费治理当然不难,但要完全杜绝乡镇快递二次收费的诱因,治标更要治本,需要从更深层次予以解决。

  要想解决问题,就要先了解问题产生的原因。乡镇快递二次收费乱象为何产生?首先,快递价格明显倒挂,快递公司没有完全的市场定价权,导致末端的乡镇网点难以赢利。为何价格倒挂?这要从中国电商与快递的关系说起,作为互相促进的协同进化体,没有电商的出现,中国快递不会迅猛发展;而没有快递的支持,中国的电商规模也不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中国快递市场电商需求占比约70%的现实,让快递公司在定价上没有完全的话语权,当初凭借薄利多揽的模式抢占市场,但近年来随着运营成本的增长,曾经的红利期已经难以为继。某电商33元的平均客单价,是建立在5元左右的快递价格基础之上,但对快递基层网点来说,面单费上交总部2-3元,再去除人力等成本后,已无利润可言。

  其次,快递公司在初期发展过程中,忽视我国地理结构不同和经济发展差异,派费机制简单粗暴,缺少精算,导致末端经营压力陡增。我国地理学家胡焕庸1935年在中国地图上画出了“黑河-腾冲”一线,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城镇化水平的分割线,这条线的东南各省区市,绝大多数城镇化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这条线的西北各省区,绝大多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受制于中国西部乡村地广人稀等因素,快递下乡难度不小。有数字表明,近几年通达系干线成本已从单票2元降至1.3元以下,而单票派送成本在过去几年维持在1.6元左右,未来人力成本上升还可能导致派送成本的进一步增加。

  谈及二次收费乱象的成因并不是说收钱合情合理,二次收费本身就是违背合同法、违背契约精神的行为,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既然快递企业已经和商家、客户形成了商务合同,价格包括了寄递的全部成本,那么不管客户距离有多远,快递都没有理由再次向客户收费。只是由于形成乱象的客观原因,要完全从根本上解决,就需要相关各方群策群力,让“快递下乡”真正落到实处:

  第一,快递企业要充分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根据实际情况重新厘定价格,在与电商合作中不要超越实际服务能力承诺派送范围和深度,伤害消费者。第二,消费者也要改变观念,既然有多样化的需求,就要有意愿为末端差异化服务付费。美国邮政的国内包裹业务就有3种产品、5种计价模式,UPS有7种不同时效的快递产品,对应于重量和运距都有不同的价格。第三,在前二者的基础之上,政府有关部门要加强监管,对在投递环节以超派送范围或经营困境为由进行违规收费的行为,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真正的实行“零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