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1月3日电 题:去年突破500亿件,今年将有哪些变化?——中国快递业发展前瞻

新华社记者赵文君

中国快递业今年将有哪些变化 代收乱象须解决-快递新闻网

2018年快递行业规模和收入再创新高 新华社发 李栋 制图

“全世界年快递量约1000亿件,中国占了一半,相当于两件快递中有一件在中国。”在3日召开的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议上,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这样形容中国快递业的规模。

马军胜说,回首2018年,快递行业规模和收入再创新高。展望2019年,快递业必须突破目前产业结构等方面的短板,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18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505亿件,同比增长25.8%;业务收入完成6010亿元,同比增长21.2%。新增社会就业20万人以上,支撑网上零售额6.9万亿元,支撑跨境电子商务贸易超过3500亿元。

在快递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去年新增直接通邮建制村1.6万个,直接通邮率超过98.9%,全国24个省份实现全部建制村直接通邮。实施西部和农村地区邮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推动网点改造1280处。

在服务现代农业方面,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达到92.4%。全年农村地区累计收投快件120亿件,支撑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超7000亿元。快递扶贫作用进一步显现。邮政企业依托邮乐网建成线上扶贫地方馆709个,推出“一市一品”农特产品典型项目655个,带动18万户贫困人口增收3.4亿元。快递企业打造服务农业“一地一品”项目905个,覆盖国家级贫困县34个。

马军胜说,去年快递行业不断深化“放管服”改革。全国完成快递末端网点备案12.1万个;进一步优化许可流程,邮政服务5项行政审批时间缩短至法定时限一半,快递许可平均办理时限压缩至12.7个工作日;国际快递业务(代理)经营许可权下放至天津、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积极探索新业态监管方式,开展对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和专业末端收投服务企业的省内许可工作。

马军胜认为,中国快递行业虽然规模大,但是结构不优,70%是电商件、30%是散货件。比照发达国家的快递业,主要服务于制造业,电商件占少数。这是目前中国快递业的短板,今后要推动制造业与服务业深度融合,使之成为快递业未来的增长方向。

目前,中国快递业还有不少短板:价值分配不合理、末端基础不牢、快递员权益保障不足等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行业发展方式粗放、快递包装废弃物等问题日益突出,绿色发展任务艰巨;在提升供给体系质量、优化行业生态体系、深化部门、区域协同治理等方面需要创新思路举措。

马军胜表示,2019年,要制定支持民营快递企业发展指导意见,着力解决制约民营快递企业发展瓶颈。加大关于规范快递末端服务车辆管理和使用工作指导意见落实力度,力争80%以上市地出台车辆通行政策。开展快递从业人员职业满意度调查,着力保障快递小哥合法权益、改善工作环境。

在提升末端服务方面,出台推广智能快件箱、信包箱建设指导意见,推动各地将智能快件箱、信包箱建设纳入地方民生实事。推动快递末端综合服务站建设,全年新增1万个,总量达到8万个。城市快递自营网点标准化率达到93%。推广智能投递设施,箱投占比达到10%。

在科技创新方面,引导企业应用物联网、大数据、北斗导航等技术,创新提供即时下单、电子报关和跟踪查询等便捷服务。推动研发智能安检系统,利用人工智能提升安检效率和准确性。

在绿色发展方面,到2019年底,电子运单使用率达到95%。推动电商平台共商共治,力争一半以上电商快件不再进行二次包装。推动1万个邮政快递网点设置塑料制品、纸箱等包装废弃物回收装置。推动快递业绿色包装指南落地实施。

新华社上海1月3日电 快递代收成日常 便利多还是风险大?

新华社记者谭慧婷、王辰阳、张梦洁

网购已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下班后去代收点拿快递也不再是一件新鲜事。但本应送货上门的包裹没有沟通就被放在代收点“一扔了事”、投诉后反遭快递员纠缠、逾期取货需支付费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是不是快递员变懒了”?随着快递行业的壮大,快递代收乱象亟须解决。

冒领、错领、丢失……快递代收问题多

最近,有一条关于快递代收的微博获得了逾2万的转发和3万多条评论,内容是网友“阿潘馆长”的真实遭遇。自从3年前他同意某快递投递员在他不在家时将快递放在小超市后,“我再也没有收到过投递员的电话,每次都直接扔进了超市里,根本不管我在不在家,完全无通知,连个短信也没有。”

而他的一位女性朋友则遇到了更大的烦恼,快递员未经她同意就把快递放到了快递柜里,她选择了投诉,结果10分钟之内快递员就找上门来,纠缠许久并言语辱骂,直到报警后才离去。

快递代收引发的问题并不止于“被代收”,记者调查发现,冒领、错领等问题在日常生活中也十分突出。在上海市徐汇区某小区,记者发现所有快递都扔在小区的代收点货架上按楼号堆放,无人看管。任何人均可在货架上自行寻找快递,无人阻拦。在该小区居住的郭先生告诉记者,他“双十一”购买的牛奶早已显示签收,但货架上找不到。由于快递员表示已放货架上,他只能自认倒霉。

郭先生的经历引起了小区住户的共鸣,有住户表示“我昨天也有两个包裹找不到,货架敞开问题真是太大了。”“快递还经常放在别的楼货架上,拿一个快递要找遍整个小区的包裹。”多名住户表示,一旦快递放在代收点“失踪”或被人冒领,“一点办法都没有”。

据了解,此类纠纷数量并不少。2017年8月2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中消协与各地消协就<快递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征集消费者意见结果揭晓》,其中签收问题占消费者意见较为集中的前五项,达到7.5%。

快递员“偷懒”实属违规

快递代收,本应是为方便收件人而生,如今却带来了更多“不方便”。不通知的被动代收,到底是方便了收件人还是快递员?

上海市民张女士告诉记者,她家小区的快递经常没有通知就被放在“速递易”快递柜,如未在一天内取走则按一天一元钱收费。“有一次我彻底忘了,取的时候花了5元钱。”逾期就得收费的快递柜,似乎变成收件人为快递员的“偷懒”买单。

面对诸多抱怨,快递员们表示,很多时候他们选择将物品放在代收点也是件多人少的无奈之举。

据负责上海闵行区相关小区配送的韵达快递员小谢介绍,在韵达建设的代收点取韵达的快递,用户无需付费,但取别家快递则要多付1元钱。据了解,一般代收点每天收几十件快递,按照每件1元每天20件快递来估算,代收点每月能赚约600元。

但一到了“双十一”“双十二”,快递员因快递太多只能统一放在代收点。此时用户可免费取件,但快递员需按每件7角的价格付给代收点。“我们送一个件才赚9角5,‘双十一’每天都要自掏两三百元。”小谢向记者抱怨道。

业内人士表示,未经收件人允许的代收行为看似事小,实则属于违规行为。2018年5月1日起,我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快递业的行政法规《快递暂行条例》开始施行。其中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被代收”消费者可合理维权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超500亿件,业务收入超6000亿元,新增社会就业20万人以上。快递的飞速发展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而快递末端投递和代收业务,已成为物流的一项重要环节。

根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8年11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全国范围内已建设6.1万个快递末端公共服务站点,投入运营近30万组智能快件箱,“以住宅投递、智能快件箱投递和公共服务站投递等模式互为补充的末端投递服务格局有效保证了快件顺畅投递。”《2018年9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提到,快递物流领域投融资规模超过1100亿元,末端网络则是其主要投资领域之一。

快递代收的快速发展,使得解决相关乱象变得迫在眉睫,这对整个行业健康发展、保障消费者权益均有重要意义。

京师(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璇龙认为,未经过用户同意就把快递放在代收点、快递柜,违反了合同约定。“用户寄快递,相当于与快递公司建立了一个委托合同,委托事项是‘将指定物品送达指定地点给指定的人’。未经收件人同意将快递放在代收点,并不算按约履行了合同,是违约,也是违法。”

记者发现,北京某些小区的快递柜上已贴上“敬爱的快递小哥,在把快递放进货柜之前,请征得客户的同意”等字样,但大部分代收柜并未做出相应提示。

刘璇龙表示,快递代收大大降低了行业成本,解决相关问题需要快递公司增加人手,提高服务意识,加强与用户的沟通,才能保证服务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