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宇豪

2017年10月,寻常的一天。某大型快运公司的营业部经理,像往年一样,他打算多申请些瓦楞纸箱,以应付双十一。

这时,他发现了很不寻常的事情。物料申请页面上,瓦楞纸箱的单价上涨了2块多。这位经理目睹过很多变化,网点扩张、同事交替、业绩起伏,但瓦楞纸箱的价格在过去几年从未发生变化。

与此同时,还发生了几件不寻常的事,足以让他记住这个10月。

玖龙纸业——来自东莞的纸业巨头,上个月先后4次涨价(牛卡纸、瓦楞纸、白板纸),刚进10月份便故技重施。

另一家纸业巨头,华印科技也公布了这个消息。在它们身后,还有大大小小的纸厂一致“对外”。

接着就是中通韵达涨价的公告。申通趁机说“我们也有可能涨”。之后,圆通突然卷入传闻——有人说像前几家公司一样,圆通也对加盟商上调了指导价。

中通、韵达声称此事与纸价上涨无关。但他们的加盟商可能不喜欢这个说法,加盟商自行采购的每一寸纸张都要自掏腰包(前述公司的绝大多数业务来自加盟商)。

快运公司的营业部经理估计也不会喜欢,如果申报额度没变的话,那他将拿不到同样数量的箱子,很可能撑不过双十一。

这场涨价风暴至今还在延续,快递公司是毫无疑问的受害者。但同时,快递公司也许还持有另一种身份——纵容纸价上涨的推手--并不仅仅因为他们对此旺盛的需求量,更在于长期以来对环境保护的漠视,以及在纸箱回收利用上的应付了事。现在,他们将为此付出成本代价。

纸价为何飙升

今天,关于纸价为何上涨,各方面已达成共识。最早可追溯至国务院在2015年发布的《水污染防治计划》。该法令要求,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对环境危害严重的生产项目必须在2016年年底前全部关停。

这项计划在环保上的治理力度空前,但代价是企业造纸成本增加。在河北、山东、福建这些造纸大省,市场上只剩下一小部分规规矩矩的造纸厂开工。在特定时间段,它们的部分生产线不被允许开放,理由是环保。

去年8月份,环保部发布新版《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其中将未经分拣的废纸由限制进口调整为禁止进口,进一步改变了市场的供需关系。《进口废物管理目录》颁布后没多久,一时间洛阳纸贵,出现了有人出高价却买不到纸张的怪现象。

“没人想到会涨得这么猛,甚至造成了纸荒,下游企业有钱买不到纸。” 全国工商联纸业商会副会长朱勇分析,“当然整体来说,涨价是人为因素、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碰到一起,就造成了当前的局面。”

许多人非常清楚,纸价上涨如此之快,几乎一天一个价,但是供给端出口有限,那“囤货”就是这次涨价行情中明显的发财手段。

在这些人和造纸厂的不懈努力下,纸价一路飙升。其中废纸的价格最高已经触达2500元/吨,比废铁或者废钢管的价格还要贵。

已经没人愿意签一份长期合同了,“我们每周报一次价。”一位玖龙纸业的销售经理表示,“老客户可以给一点价格优惠,但也要以市场上最新的价格为基准。”玖龙纸业的股价从2016年涨到2017年,又连续上涨了8个多月,最高翻了3倍有余。

快递公司物料成本猛增

今天已经上市的快递/快运公司,他们在2015年之后营收规模飞速扩大,每年都会站上一个新台阶。建造这些新台阶,离不开那些包装快递用的瓦楞纸箱。

来自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随时可以证明,企业每年都在扩大物料费用,以及毛利率不升反降、或者毛利率增速远远不及营收增速的事实。

这些纸箱费用的投入,很难归为投资。它属于企业提供快递服务的增值行为,但在消费市场价格不变的前提下,它就成了一种沉重负担。比如强调直营、追求包装统一的顺丰,在其2016年度的财务报告中,就向外界展示了每年于此的花费是怎样一个天文数字。

快递公司是纸价上涨的纵容者还是受害人?-快递新闻网

对于以加盟为主的快递公司而言,则有机会把成本转移到加盟商头上。

他们的做法是,提供一定数量的包材,供加盟商采购。但它们要趁机加价再赚一笔,这时候加盟商就成了下游企业。

加盟商当然有权力选择外部购买,那就是赤裸裸的市场价格。这个时候,单个加盟商往往因为采购数量不占优势,又很难拿到总部一样的采购价格。而加盟制快递公司,就是由无数个小加盟商构成的。

总之,在纸价疯涨行情中,加盟商不可能占到便宜。一些经营压力较大的加盟商,会从当地废纸回收站低价淘一些勉强能用的箱子,或者干脆像拾荒者一样到处捡箱子,然后用胶带五花大绑。最终,商品和这些被改造过的包装箱被一块送到消费者手里。

出现在这篇报道开头里的营业部经理,对纸价上涨一无所知。但并不妨碍他察觉出公司在瓦楞纸箱上做的文章。除去单个箱子涨价,过去一年里,这家公司先后几次更换包装箱的供应商,并且陆续修改箱子的尺寸规格。

该快运公司的箱子主要有三个型号,大、中、小。记者最近一次见到这三种型号的箱子时,它们的长宽高刚刚经历了一次调整。有的体积没变,有的体积稍稍缩小,很有可能就是以最小成本换取最大容纳空间,从而节省利润。

不仅如此,为了避免在采购上造成浪费,该公司一直严格把控营业部的采购额度。结果造成这位经理的营业部在旺季撑不到月底,就把物料用光了。该营业部的员工都有一手裁剪本领,他们能把不同箱子的剩余纸板东拼西凑出一个新纸箱。

这家公司也有加盟商,加盟商向该公司进纸箱时,价格和直营网点是不一样的。“他们买肯定贵,毕竟是加盟商。”经理说。

不过,和快递公司不一样,这里的纸箱是需要花钱购买的。如果用到最大型号的箱子,散客需要额外花20元(大客户则不需要),这被算进营业额中。有一次,一个想要搬家的人,到这里打听运费,听到20元的纸箱费用后,扭头走了。

快递公司推动纸价上涨

电商拉动的市场需求有目共睹。目前,国内消费者没道理在购物前,还要思考包装运费上涨是否会影响自己的购买预算。因为他们还能用和过去一样的价格享受到快递服务。

问题在于,这种购物欲所拉动的快递包装需求,已经远远超过了纸张供给的速度。也进一步加剧了纸价的涨幅。

“由于原纸库存量走低,需求又在上升,因此供给量也会跟着市场需求量上涨。”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解释,“上涨的幅度还没有达到需求端的规模,最终拉动了纸价的上涨。”

一份份调查问卷表明,有效遏制纸价上涨、为快递公司减负的最佳手段就是,建立起完善的纸箱回收机制。最初的设想是,让快递员担负这一重任,他们不仅要把包裹带给消费者,还要把包装箱带回来。

不过这项提议很快被从业者否定了,原因在于快递员的三轮车不是厢货车,没那么多存储空间。其次,还有一大堆不可测的问题,比如收件人不在家、收件人不打算马上拆箱、或者收件人看过商品后想退货等等。

后来有人说了更实际的问题,不给快递员涨工资,凭什么干两份工作?之后再也没人提过这个主意。

快递公司是纸价上涨的纵容者还是受害人?-快递新闻网

快递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民众环保意识上,它们把回收纸箱的优惠活动贴在店内,指望“良心发现”的普通人把用过的快递箱送回他们手里,以换取下次快递的折扣券。还有一些快递公司的公关告诉记者,他们针对绿色循环已经付诸行动。但它们下面的一线员工根本就没听过有关消息。

“如果国家不出台硬性指标,指望这些企业靠自觉展开纸箱回收根本不可能。”一位不愿具名的包装行业专家告诉记者,他的工作内容包括为行业制定规范和标准,比如纸箱的用量、克数大小等。

在他看来,如果一个纸箱的用量和克数较小,更方便回收利用。不过有的包装公司并不愿意这么做,因为这是一道非常简单的算术题。克数越高的纸张,购买价就越便宜。

所谓克数,就是造纸企业生产纸张密度的统计单位。对它们来说,制造克数越低的纸张,耗费精力越大,卖的也就越贵。

玖龙纸业的一位销售经理告诉记者,来此采购的下游企业大部分选择这种克数更高的原材料。“140克,1吨大概是4000多块。往上更便宜,往下就是低克数的,最贵能卖到5000块以上。”

如果市场上用绝大部分的纸张克数都超过140克,那快递公司作为更下游的企业将不可避免地用到这种更难回收的纸张制成的纸箱。当然,快递公司也许可以跳过上游,直接去造纸厂买原材料。但商业模式不允许,因为花的钱更多。

“纸价上涨属于正常现象,这么多年了,纸价一直就没涨过。”上述专家告诉记者,这次涨价如果教会所有人把废纸赞起来,而不是随手丢掉,那看起来就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