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委连续发文,能让快递小哥不再“舍命狂奔”吗?-快递新闻网

8月1日至今,国家发改委、国家邮政局与人社部、国务院办公厅等先后印发《运输物流行业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工作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关于加强快递从业人员职业技能培训的通知》、《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文件,旨在规范快递配送行业,保障从业人员合法权益。

受到互联网外卖、电商等蓬勃发展的影响,物流行业快速膨胀,与配送小哥舍命狂奔有关的交通事故事故频发。据上海交警总队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共发生涉及快递、外卖行业各类道路交通事故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伤。

与传统的快递行业有所不同,“时间”在配送行业尤其重要。从平台给予的压力来看,一些同城配送如餐饮外卖,配送平台会将“准时送达”作为公司一项竞争力指标,尤其是中餐、晚餐等,配送几乎相对集中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平台对配送小哥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考核标准,而对于没有按时送达,被客户差评的骑手,平台更是设置了严苛的惩罚措施。

从配送小哥的角度来说,配送工作采取的计件工资制度,而且每个单子的价格压得很低很低,只能靠缩短单件时间,而在餐时配送往往与下班高峰时间相撞,交通情况并不通畅,配送员迫于平台设定的时间,为了不被受罚,也必须舍命狂奔才能获得理想的报酬。在这两方面的压力之下,配送小哥就像上了发条一样,想慢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叫外卖,几乎感受不到外卖的配送成本,这其实是集体对快递员的一种“剥削”,为了培育消费习惯及市场竞争需要,各个平台几乎把外卖成本压低到极致。而快递平台最大的成本是人工成本。作为劳动力密集行业,缴了社保之后,工资总成本将会上升。

同时,在配送行业,快递网点几乎都不是快递公司直营的,与快递公司没有劳动关系,处于劳务的灰色地带,快递员大多来自于农村,缺少专业技能、在劳动力市场上没有竞争力,缴纳社保的意识也很淡薄。很多人只是将配送作为一个短暂的不稳定工作,在寻找到更适宜的工作之后会立即辞职。这就意味着这些骑手也并不想要被社保制度束缚,希望能够随时辞职干净开启下一个工作生涯。而骑手供不应求的现状,导致即便缺乏保障,企业仍能吸引到大批骑手应征,加之人员流动性极强,使得企业缺乏主动缴纳社保的动机和足够条件。

近期各部委接连出台的文件将会有效的改善这个现状。对于公司与平台欠缺缴纳社保的动机,需要有关法律法规强制规定。在新发布《实施意见》中,已经将相关运输企业及从业人员全部列入失信主体,迫使他们建立完善的用工体系保障骑手的合法权益。进一步,为了给平台与公司缴纳社保创造条件,《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抓紧研究完善平台企业用工和灵活就业等从业人员社保政策,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积极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引导更多平台从业人员参保。加强对平台从业人员的职业技能培训,将其纳入职业技能提升行动。

这些规范,无疑都可为“小哥”们提供制度性的保障。其能否切实落地,就尤为值得关注。对此,监管部门应当及时跟进,对企业行为予以有效的监管和指导。同时特别要注意的是,这些措施的落地,一定要遵从快递行业用工的现实情况,切莫一刀切、“帮倒忙”,即从政策的条文上是保障从业人员利益的,但因不符合客观实际、最终无法落地,甚至导致从业人员的失业、利益变相受损。当务之急,是要积极探索、研究完善平台企业用工和灵活就业等社保政策,紧贴行业现实,因情施策,这是务实的政策导向。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