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高温津贴”亟需监管过问-快递新闻网

  高温天气下,户外作业最典型的代表当属快递员、外卖骑士。北京青年报记者一番调查下来,9家较为有名的快递公司中,有四家表示会发放高温津贴,这意味着过半快递公司未设高温津贴。同时,设立了高温津贴的都对具体数额讳莫如深。而对于外卖员,不少公司采取的是高温时段每送一单给予额外奖励的方式。(6月29日《北京青年报》)

9家快递公司,有5家未设高温津贴,有的快递公司只提供西瓜、香蕉等水果饮料,发放藿香正气水、风油精、板蓝根、克咳片等高温防暑药品,不发放高温津贴,而设高温津贴的4家公司对具体数额讳莫如深,足见快递行业执行高温津贴政策情况比较糟糕,很多快递骑手没有享受“高温福利”,尤其部分快递员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高温津贴”,更无从奢谈“高温福利”。这种状况值得监管部门认真反思。

高温津贴是对劳动者的政策关怀,是为劳动者消除酷暑威胁、确保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政策福利,执行高温津贴政策,是企业良心。然而,企业千差万别,有的效益不如意,有的管理水平低,有的政策意识欠缺,有的良心丢失……保障劳动者能够享受高温津贴福利,监管部门必须过问,或提醒企业给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或监督企业发放到位,或惩罚拒绝发放的企业,确保高温津贴政策变成实实在在的“高温福利”。

快递员顶着烈日,冒着酷暑,骑着电动车在城市里奔来奔去,时刻面临着中暑的危险,因此,对于快递骑手,太需要高温津贴了。当他们每月领到了应有的高温津贴,就可以在必要时花钱消暑降温,消除中暑危险,保证安全和体力,然后继续为企业工作,为市民送件。反之,快递骑手在高温下工作还是那点工资,则不敢消费,不敢为自己降温消暑,危险就会潜伏在他们身上,快递企业负责人也忍心吧,良心恐怕也不能安稳。

保障快递员的高温津贴,依法法律法规和监管部门作为,不能安全依靠企业良心。对于资本而言,只考虑利益,不管“良心”。如果资本有“良心”,亚当·斯密写了《国富论》,就不会也不需要写《道德情操论》。恰恰因为资本只逐利,不讲道德良知,亚当·斯密才提醒企业家要“自我救赎”,既注重积累财富,又重道德,施恩于人,抵消资本的“罪恶”。

亚当·斯密的想法很好,但是,资本不会循规蹈矩,老老实实按照亚当·斯密所说的去做,必须要用制度加以规范和约束。而且,资本不会自觉执行制度,一旦没有监督,制度就会成为纸老虎,甚至资本总是希望打“擦边球”,想尽一切办法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因此,保障员工的高温津贴等政策福利,少不了监管部门督促检查,否则,高温津贴就成了“纸上权利”,尴尬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