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通快递陷入停摆 母公司实控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快递新闻网

  12月11日消息,兰州民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于2019年12月10日收到杭州市桐庐县公安局函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上海希伊艾斯快递在被朱宝良强势接盘,更名国通快递之后,并没有上快速发展的道路。相反在巨头的“挤压”下显得举步维艰。国通快递人事部今年3月22日下发的一份停工放假的通知显示,称自2018年以来公司经营困难,处于严重亏损状态,目前已经处于停工状态,并且全国多地邮政管理局都注销了国通快递在当地的经营许可证。

  据了解,兰州民百成立于1992年4月,注册地点在甘肃省兰州市,于199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该公司是一家经营百货零售业为主的大型商贸企业集团,已形成现代百货零售、高级酒店、餐饮娱乐、商业地产等多项产业。2019年10月10日,朱宝良、洪一丹夫妇以41亿元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1008位。

延伸阅读:

谁是朱宝良?

朱宝良,中国红楼集团董事长。1962年5月26日出生,桐庐县瑶琳镇人, 高中文化程度。他早年丧父,是母亲把他拉扯大。

1995年,杭州市政府推出“退二进三”的产业结构大调整,朱宝良惊喜地发现自己苦苦寻觅的机会终于来了。他成立了金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租赁了杭州第一织布厂在市区中心地段的空闲厂房,投资建成了杭州家电城;

1996年,他租赁了杭州都锦生丝织厂在市中心地段的闲余厂房,投入1500万元建成了杭州金都鞋城;

1997年又租赁杭州福华丝织厂在凤起路的50余亩土地,投入13亿元建成了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营业面积4万平方米的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

1998年,上海市委、市政府作出“打开城门,引进外地资金发展经济”的决策。朱宝良获悉后迅速组织人员到了上海,在徐家汇开办了占地2万平方米的上海宝良家电市场,成功登陆上海滩。

1999年,朱宝良以9000万元买走了景观独步东南的桐庐山水,成了全国第一个“卖山水”的地方。

2012年,朱宝良20亿接盘CCES(国通快递前身)。

兰州民百倒腾地块狂赚16亿 朱宝良分掉99%利润超14亿

依靠精心设计的连环资本局,顺利将14亿现金揣入腰包,朱宝良的资本“神操作”堪称经典。

朱宝良是兰州民百实控人,朱宝良及其妻子洪一丹自身及通过红楼集团合计持有公司62.23%股权。

去年5月以来,兰州民百出人意料地密集分红,加上已经披露的2018年度分红预案,公司一年内将实施4次现金分红,累计分红金额将达16.45亿元。朱宝良夫妇将分得10.30亿元真金白银。

然而,记者发现,巨额分红的现金并非兰州民百主营业务赚取,而是来自一场精心设计的连环资本局。

2009年,朱宝良夫妇100%控股的红楼集团以8.43亿元收购上海永菱、上海乾鹏各100%股权(核心资产为两块地)。2016年4月,在筹划将杭州环北注入兰州民百前两个月,朱宝良突击对杭州环北进行资产剥离与置入。一年之后,或微利或亏损的前述两标的作为杭州环北子公司一起溢价约6倍被注入兰州民百。

仅过10个月,兰州民百又将以24.6亿元高价将两标的出售给第三方。以此算来,9年之间,几经倒腾,两块地为朱宝良赚取了超过16亿元利润。

紧接着,朱宝良煞费苦心地实施巨额分红、大幅回购公司股份两手抓策略,提高自己的持股比例及拉升股价,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

根据记者初步估算,在上述系列资本运作中,朱宝良夫妇收获的现金红包将超过14亿元。

分红占净利99%打破A股纪录

A股市场最豪的现金分红不是茅台,也不是“煤老板”中国神华,而是名不见经传的零售业公司兰州民百。

1月30日晚间,兰州民百披露了2018年年报,与亮丽年报一同与投资者见面的,还有令人吃惊的现金分红。

2018年,兰州民百实现营业收入13.83亿元,同比微增1.18%,同期净利润却高达15.84亿元,同比暴增逾10倍。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只有1.35亿元,同比增长24.58%。

年报业绩高增长,兰州民百推出的2018年年度分红预案也很“嗨”。预案显示,公司拟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6元,合计将派现12.53亿元。此次分红预计占2018年净利润的79.1%。当日,兰州民收盘价7.15元,总市值为55.99亿元。以此计算,该次分红的股息率达到22.38%。

不仅如此,这将是兰州民百2018年度的第三次分红,也是去年5月实施2017年度分红以来的第四次分红,累计派现金额达到16.45亿元。去年,公司还相继在10月10日、11月29日实施了半年度、三季度现金分红,共计分红3.13亿元。加上即将实施的第三次派现,年度累计分红金额达15.66亿元,约占当年15.84亿元净利润的98.86%。

超过98%的利润被用作派现、股息率达22.38%,兰州民百的超高分红横扫A股3584家公司,打破了近几年A股分红纪录。

2017年,中国神华超高分红曾震惊市场。彼时,公司发布特别股息+普通股息方案,其股息率达17.8%。去年,江铃汽车发布特别股息,公告发布后,其A股股息率达14.2%。这两只超高股息率个股都曾获得市场高度关注。

2017年,贵州茅台也颇为大方,每10股派现109.99元。当年分红总额为138.17亿元,占当年净利润的51.02%。2016年,格力电器也将净利润的七成用于分红,但占比均低于兰州民百。

与自身过往相比,兰州民百此次分红同样惊人。从1996年上市到2017年的22年中,其共计实现净利润7.89亿元,仅实施5次分红,合计分红1.97亿元。以此计算,兰州民百2018年一年分红,就是22年总盈利的1.98倍,也相当于22年分红总额的7.95倍。

溢价倒手资本运作获得16亿真金白银

分红秒杀茅台的兰州民百巨额分红资金哪里来?并非主营业务盈利,而是资本运作而得。

去年3月15日,兰州民百以24.60亿元价格出售上海永菱90%股权、上海乾鹏100%股权。基于这笔出售资产交易,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高达14.49亿元。

记者发现,给兰州民百带来可观利润的上海永菱、上海乾鹏有着十分丰富的故事。

追溯发现,早在2009年,兰州民百控股股东红楼集团分别出资5.98亿元、2.45亿元共计8.43亿元从他人手中揽下了上海永菱、上海乾鹏各100%股权。

兰州民百于1996年登陆上交所,但其经营业绩一直欠佳,2009年之前基本处于或微利或亏损状态。2010年至2013年有所起色,但2014年又开始下滑。

2016年6月,红楼集团筹划将旗下的杭州环北注入兰州民百。不过,此前两个月,红楼饮料、红楼房地产及浙江丝绸集团45%股权被闪电剥离。同时,将上述并购标的上海永菱90%股权、上海乾鹏100%股权以及红楼饭店100%股权注入杭州环北。

曾备受质疑的是,上海永菱、上海乾鹏经营业绩并不好看,且溢价置入。2013年至2015年,上海永菱净利润为121.53万元、304.46万元、-95.63万元。上海乾鹏净利润为-110.35万元、5114.54万元、156.31万元。红楼饭店则连续三年亏损,2017年亏损737.75万元。

杭州环北完成资产整合后,溢价596%作价29.97亿元出售给兰州民百。其中,上海永菱、上海乾鹏评估值分别为11.52亿元、3.43亿元。

2017年5月15日,兰州民百以发行股份加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杭州环北的重组方案及配套募资方案被监管部门放行,顺利实施。此次交易,股份支付占交易总额的87%,现金支付占13%。朱宝良夫妇、儿子直接及通过红楼集团合计持有杭州环北99.32%股权,获得现金对价3.87亿元。

有意思的是,恰好在注入上市公司10个月之后,兰州民百将这两家地产公司卖给了第三方。而这一次,两家公司(上海永菱90%股权)作价24.60亿元,较注入上市公司时13.80亿元增值了10.80亿元。

综上所述,9年间,经过朱宝良轮番倒手运作,8.43亿元买的两块地为其获得了16.17亿元真金白银,还有价值2.08亿元的上海永菱10%股权。

至少将14亿现金落入腰包

再施“神操作”,朱宝良将至少14亿元现金揣入荷包。

出售两标的产生的24.6亿元现金在上市公司账上,如何才能将其揣入自己荷包?朱宝良采取巨额分红及巨资回购股份策略来实施。

根据记者初步统计,截至目前,朱宝良及其一致行动人(红楼集团、妻子洪一丹、儿子朱家辉)合计持有兰州民百4.9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62.68%。

去年5月以来,兰州民百已实施三次现金分红,朱宝良已经分得2.45亿元。即将实施的每10股派16元,朱宝良至少将分得7.85亿元,合计为10.30亿元。

其实际数将不止这些。其最终结果要看兰州民百回购股份实施情况。回购股份还有一箭双雕奥妙。通过斥资回购二级市场股份,不仅增强二级市场投资者信心,提振股价,避免红楼集团质押的股权触及平仓线风险(截至目前,红楼集团股权质押比为69.32%),还能在即将实施的12.53亿元超高分红中,朱宝良持股比例上升,分得更多现金。

去年11月,兰州民百宣布拟回购1亿元至5亿元公司股份,回购价格不超过8.5元/股。按照回购价上限计算,预计回购股份数量为1176.47万股至5882.35万股。如果按照上下限计算,回购完成,此次12.53亿元派现中,朱宝良将实际分得8.49亿元至7.97亿元。

综上所述,不考虑回购带动股价上升的账面上浮盈,仅去年5月以来实施的派现,朱宝良将分得10.42亿元至10.94亿元。再加上将杭州环北注入上市公司支付的现金对价3.87亿元,仅在倒腾上海永菱、上海乾鹏两块地方面,朱宝良通过设立的连环资本局,顺利将14.29亿元至14.81亿元现金揣入了腰包。(长江商报)